中央体育频道5在线直播观看 > nba赛季 > >九又四分之三站台:夹缝中的异次元时空
最新资讯
nba赛季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:夹缝中的异次元时空

时间:2020-01-10 23:38作者:admin打印字号:

尽管嘴上发了誓,但因陀罗心里始终认为那牟质对自己是个威胁。所以他暗地里和毗湿奴神商量一个计划铲除那牟质。一天黄昏,因陀罗将那牟质引到海边,然后,一脚踏在沙滩上,一脚踏在水里,用金刚杵猛击海水。毗湿奴附在溅起来的水沫上,径直飞向了那牟质,将其击杀。

众神之王因陀罗有一个强大的对手——阿修罗那牟质。二者交手了许多回,每次都打得天翻地覆,但一直分不出高下。众神心想,任由因陀罗与那牟质继续斗争下去,总有一天会毁灭宇宙,于是劝因陀罗和那牟质和解,并立下约定:双方无论白天,还是黑夜,无论在陆地,还是海洋,都不会发生争斗;既不会用干的,也不会用湿的,更不会用金的,石的,或木的武器攻击彼此。

从现实角度看,界线也常常是规则失效的地方。中国俗语中有个词叫“三不管地带”,指的就是多个行政区的交界之处。由于这种特殊的地理位置,导致每个行政区都很难对它进行管理,索性置之不理,令其变成了法外之地。

又像时间一样永恒。

它是一个奇异的次元,

众神之王因陀罗

1959年,美国CBS电视台曾经推出一部电视剧《阴阳魔界》(或译为《迷离时空》),2019年曾经推出了新版。这个系列电视剧每集都由一个独立的故事构成,充满奇幻、悬疑和惊悚的色彩。它的英文名字为“The Twilight Zone”。Twilight正好就是“暮光”“黄昏”的意思,作为形容词,则是“虚幻的”“模糊的”之意。老版的《阴阳魔界》总是以这样一段旁白作为开头:

在古印度有这样一个神话:

介于光与影之间,

地狱少女的家,永远处在黄昏之中

看来,不仅是印度人和日本人,美国人同样把黄昏看作一个处在夹缝之中,超越规则的奇幻时空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为什么J.K.罗琳和查理·考夫曼不约而同地选择在界线上创造空间呢?答案要到神话中去寻找。

又如,莎士比亚悲剧《麦克白》中:

女巫告诉麦克白:凡是妇女生下来的孩子都不可能杀死麦克白。最后,麦克白死在了以剖腹产方式出生的麦克德夫手下。

介于科学与迷信之间,

鸟山石燕笔下的逢魔时

阴阳魔界

洛基设计杀死巴尔德尔

第五次元,

它像宇宙一样广阔,

介于人心的恐惧与认知之间。

超乎人类的认知。

这个故事反映了神话中的一种经典的模式:一个神(或人,或魔鬼)受到了某种规则的庇佑,因而获得了不死的特性。但是,该神的敌人却找到了规则的漏洞,利用漏洞将其杀害。

像这样的故事还有许多,比如,北欧神话讲道:

《成为约翰·马尔科维奇》中的七又二分之一楼层

光明之神巴尔德尔梦见自己遭到杀害,于是他的母亲芙丽嘉女神派遣使者,向世间万物下达了“不得伤害巴尔德尔”的命令。但是,粗心的使者忘了向槲寄生传达这个命令。恶作剧之神洛基知道以后,便用槲寄生制成了一把尖锐的长矛,唆使双目失明的黑暗之神霍尔德尔将此矛掷向巴尔德尔,结果杀死了巴尔德尔。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是J.K.罗琳在《哈利·波特》系列小说中虚构的一个站台,它位于英国国王十字车站第九和第十站台之间,在寻常人眼中,它只是一堵普通的墙壁,魔法师却可以穿越这道墙壁进入魔法世界,乘上通往霍格沃茨的列车。在查理·考夫曼编剧的电影《成为约翰·马尔科维奇》中,也有一个七又二分之一楼层,处在第七和第八楼层之间,高度仅为一般楼层的一半高。

说完了空间,再来说时间。因陀罗在黄昏杀死了那牟质。黄昏是白天和黑夜的界线。古代日本人认为这是一个暧昧不清,十分危险的时刻。此时妖魔会倾巢而出,人一不小心就会碰上妖魔,故称为“逢魔时”。在日本动漫《地狱少女》中,地狱少女的家就永远处在黄昏的笼罩底下。另外一个逢魔时则是黎明之时。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

从上面这些例子我们可以看出:处在规则之外的事物具有规则之内的事物所不具有的神奇力量。因此,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J.K.罗琳和查理·考夫曼要把他们笔下的世界设置在界线上,因为界线处在空间之外,具有一般空间所不具备的魔力。

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和七又二分之一楼层都是处在现实夹缝中的空间。空间原本是一个连续的整体,但是人类为了方便,经常把空间切割成若干部分的,比如:一块一块的土地、一间一间的房间。这样就人为地给空间制造出了界线。界线原本是空间的一部分,但是现在它只起到分割空间的作用,而不再发挥空间的功能了。人们总是匆匆地穿过界线,却不在界线上停留。举一个例子来说:当你乘坐电梯的时候,电梯突然卡在两个楼层之间不动了,你肯定会感到头疼,因为在这里,你哪也去不了。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火车站,没人会在两个站台之间候车。而《哈利·波特》和《成为约翰·马尔科维奇》恰恰打破了人类关于空间的习惯性设想,在界线上创造了一个崭新的空间。

莎士比亚的戏剧含有大量神话的成分,我们有理由相信,麦克白的这一命运也是莎士比亚受到某个神话的启发而创作的。

我们称之为阴阳魔界。

以上述神话为例,因陀罗发誓:不在白天,也不在黑夜,不在陆地,也不在海洋,不用干的,也不用湿的,或金的,石的,木的武器伤害那牟质。这个规则看似非常的严谨,它排除了一切可能杀害那牟质的方法。最后因陀罗却在黄昏于海边用水沫杀死了那牟质。从逻辑上来说,他并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,因为黄昏既不属于白天,也不属于黑夜,海边既不属于陆地,也不属于海洋,水沫既非干的,也非湿的,更非金的,石的,或木的武器。它们全部存在于因陀罗和那牟质所制定的规则之外。

上一篇:新三板明确推行网络投票制度 切实保护投资者利益
下一篇:媒介之变 |《爱尔兰人》的逆龄特效,和拒绝变老的造梦工厂